祈衿

甜饼制造者!

【旭润】 未果 一发完 虐恋情深(不是

锦鲤视角的凤凰和润玉,嘿嘿是爱情故事叭!
大概设定是天魔大战后,锦觅身死。润玉之前为救锦觅化去一般灵力,后被穷奇反噬,最后神魂湮灭。旭凤将魔界之尊位传给鎏英一统天界,却始终无法忘怀往昔之情,在璇玑宫里养了一池鲤鱼。大概就是痴爱而不得的爱情惹。
真的贼喜欢旭润了!反响好的话会写续文!嘿嘿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距千百年前 那场神魔大战已过去无数沧海桑田了,天界魔界总依此事流传着太多的说法,多是当今孤寡清冷的天帝陛下是如何在当年征战四海,意气风发,又是如何痴情长久,为了昔日爱人苦守到今。

也许独有我知道,那传言令天帝陛下甘心做痴情种的人,非是哪个伶俐仙子,而是他隐藏在是是非非中无望的爱人。我委实不知晓他们二人因何故纠缠于爱恨,不过那小小的一方木匣所藏匿的绝爱,又是后话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珏是我的名字。是天帝陛下予我的名字。

璇玑宫里的一池鱼,我最先有了灵识。我是聪明的鲤,却常常又被天帝陛下给搞的糊涂。

我所居的宫殿清雅脱俗,却是一处谁也不能进的禁地。只有天帝陛下天天巴巴地跑来,不知来做什么,时而发呆,时而坐着望星,时而醉酒呓语,叫着一个人的名字。

只是这个人的名字,我却从未听清过。

陛下太奇怪了,他如此喜欢这座宫殿,为何每每来此却从未展颜?他如此牵之挂之的那个人,为何不来见他?

我不是池子里其他的笨鲤鱼,我一直陪着天帝陛下,每个难熬日夜,每个月落星河。

陛下不嫌弃这里清冷荒芜,喜欢来这里就寝。可有时他就那么怔怔的看满园昙花,看着夜色无垠。

哦,陛下极喜欢昙花,可这里的昙花却不怎么待见陛下,常常衰败凋落。最初时陛下竟用星辉凝露将整院昙花救起,末了还喃喃自语,说什么他还在生气。

谁在生气?

哦,是那个人。

我不喜欢那个人。陛下这样喜欢他,卑微到不像堂堂执掌天魔两界的火神凤凰了,他却仍不曾归来。他或许也知晓陛下的心意,倾慕着他吗?

我前几天才遇到一个叫邝露的仙子姐姐来此处,长得极纯净,可她眉总是皱着,也不怎么笑,像那只好看的凤凰。哎呀,忘记说,邝露仙子是个厉害的仙子,这漫漫长夜的星辉斑斓,都出自她手。不仅如此,凤凰拦着她不让她进来,她也不恼,反倒嗤笑一句无耻,转身袅袅地曳着青色纱裙向远行了。

那天晚上陛下又醉了,趴在石桌上流泪。对了,大概只有我见过他流泪,不是撕心裂肺,只是那泪珠自他眼角甫一滑落,就带了牵绊不舍与荡气回肠。

他总喜欢反反复复地看几场梦,梦里多是一个月白长衫的上仙,有哭有笑,还有那位上仙好听的如玉的声音,可又模糊不堪,叫我辨认不出。渐渐的我才明白过来,那个皎皎如月的上仙,约莫就是傻陛下心里的意难平和朱砂痣。美则美矣,就是太痛。

说出来怕众仙不信,陛下那只非梧桐不栖的傲娇凤凰极喜欢这处清净不凡,每夜在此间榻上入睡,做着反复无常的噩梦,盼着能在这烈火焚烧的噩梦中,见故人一面。

陛下每日都来,却都是第二天神思哀痛地去掌管六届。

他不快乐,不曾舒心过。他心中的人还未归来。

我悄悄地在想,是不是,那位清风霁月的上仙已经身归混沌了?抑或更令人心痛如绞的,身死魂灭,再无相见之期?

渐渐的我不再那么好奇,每日只随陛下的悲痛而烦恼,随陛下的涕零而叹息。

他是火神旭凤,是凤凰神鸟,是昔日魔尊,是当今统领天地的九五至尊。


可大约只有我知道,这世间茫茫,没有他的爱人;这万事万物缈缈,却无人渡他。他坐拥天地,可无一人愿意与他对坐弈棋,无人敢与他对酒当歌,无人能拥他入眠伴他长夜漫漫,无人知他懂他,能与他遍览星河缱绻。

没有人爱他,愿意再浅笑着唤一声他的名字,没有人给他真正想要的,没有一人珍惜他如性命。

如是过了千万年,我的陛下终身归混沌后,我才得以见到他日日夜夜扶拭的一方木匣。

启开,是千年古木泛着幽香,是前尘往事尽数陨逝。

在那里我看见了人间画本所道的情爱无尽,所道的爱而不得,所道的生死茫茫。

我在一方木匣中,看见了一支木簪与一钏莹蓝的蛟人泪。

相依相偎,爱之深切。

蓦然回首,终得见故人回眸。

一刹波光流转,一念散尽爱恨。